为孩子寻找未来

2019-09-11 16:52:04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王红心(左)和志愿者为玲玲(左二)送行,与玲玲合影留念。
 
         本报记者 陈兆扬
   
         8月19日,在沧县崔尔庄乡北村郑玉仁家,来自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吴昌良夫妇正领着亲生女儿与女儿的养父郑玉仁话别。此时此刻,70多岁的老汉郑玉仁眼含热泪,拉着同样眼中噙满泪水的女儿玲玲的手依依不舍,互道珍重。沧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政委王红心专程赶来,也送玲玲一程。
   
         故事还得从16年前说起。16年前,祖籍湖北的吴昌良同郑玉仁一起在沧县的一个砖窑厂打工。原本育有一女的吴昌良夫妇,又添了一个女儿。因要去别的地方打工,吴昌良夫妇决定把这个孩子送给一个值得托付的人。于是,无儿无女的郑玉仁成了这个女婴的“爸爸”。从此,吴昌良夫妇辗转外地打工,再也没与郑玉仁联络过。
   
         当时,年近60岁的郑玉仁,抱着这个刚出满月的孩子,打心眼儿里喜欢,给她取名叫郑玲玲。喂奶、换尿布,去哪里打工都把玲玲带在身边。一辈子无儿无女的郑玉仁,自从有了玲玲,生活变得充实,不再孤独。后来,砖厂关了,郑玉仁就在附近的枣厂打零工,没有固定收入,省吃俭用把玲玲带大。
   
         没有血缘关系,但十余年间父女相依为命的亲情更显真挚。老有所依、幼有所靠,这成了乡亲们眼里的一段温情故事,也引来了许多社会公益爱心团体的关注,玲玲成了红心志愿服务协会的帮扶对象。
   
         2015年6月,郑玉仁为玲玲户口的事着了急。正巧,王红心带着志愿者到他家做家访,郑玉仁向王红心(时为沧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政治处主任)诉苦道:“我家玲玲今年已经是小学五年级的学生了,总是得奖状。可是一直没户口,以后上初中都是问题啊!”
   
         原来,由于吴昌良和郑玉仁两个人都不懂法,收养时并没有办任何收养手续,等到玲玲年龄稍大一些,郑玉仁想着给孩子办户口时,却被告知没有当年的收养手续和派出所的证明,根本没办法给玲玲办户口。了解了玲玲的情况后,王红心立即和沧县公安局的户籍民警取得联系,得知的确如此,玲玲只能找到亲生父母才能上户口。
   
         当年,吴昌良曾在一个本子上给郑玉仁留下过地址和电话,郑玉仁又重新翻开这个本子,查找到玲玲的亲生父母是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咸丰县尖山镇的一个村子。郑玉仁马上将这一信息告诉给王红心。
   
         王红心随即和曾一起参加过培训的湖北省公安厅工作人员取得联系,了解郑玲玲亲生父亲的详细信息,得知他们正在福建泉州打工。随之,王红心又给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公安部门写了一封寻亲函,将相关情况介绍给他们。很快,湖北恩施警方联系到吴昌良,核实了相关情况,并给予了王红心信息反馈。
   
         吴昌良夫妇找到了。玲玲的户口终于有了着落。当年9月,玲玲见到了他的亲生父亲吴昌良和大她10岁的姐姐。两家人相聚在一起,诉说各自离别后的生活。
   
         这之后,玲玲回到沧县的家,继续跟随养父郑玉仁生活。玲玲小学毕业后上初中时,王红心又给玲玲联系到沧州市第十一中学上学。
   
         转眼玲玲已完成初二学业,开学后就要上初三了。可按照教育部门规定,玲玲户籍不在沧州,如在沧州完成初三学业,将不能参加本地的中考,必须要回湖北原籍。鉴于此,王红心在征得玲玲养父及生身父母的同意后,立即赶在开学前与湖北恩施方教育部门取得联系,玲玲最终将回原籍完成初三学业,并在那里参加中考……
   
         送走玲玲,王红心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在微信里,她写下这样的语句:“玲玲转学到湖北去了,祝愿她学习进步、天天快乐!”
 
文章关键词:
相关新闻
分享到: